云南省潞西市斜众建材有限公司 - www.fxbbz.cn

现在多清

2020-08-09 07:18

吕文国常年在山东做建筑安装工程,生意做得不错,亲戚有时候会找他借钱,“我借给亲戚朋友的钱,大部分都是不准备要回来了,但我妈知道后都自己去要,也不让我随便借钱给别人,我一直想不通她要这么多钱干什么。”

记者采访中获悉,杜春萍的手机用的还是十年前的款式。她家就住江都区,最后一次去扬州市区玩竟然还是1960年的事。

“过去这河水又脏又臭,现在多清,每家还修了小码头。”村民王芬香对记者说。谁也没想到,老爱说“穷怕了”、晚辈看来有些“抠”的杜老太,竟然会为了修河道拿出所有积蓄。

不仅如此,最近几年,以前老说不缺钱的杜老太会经常跟儿子要钱。儿子也以为妈妈年纪大了缺乏安全感,想要积攒养老的钱,所以每次回来都拿一两万元给她。

杜春萍站在整治后的河道旁(7月31日摄)。(新华社记者 刘兆权 摄)

杜春萍是扬州市江都区渌洋湖村人,74岁。跟那一代从生活困难的年代过来的人一样,她对钱物十分珍惜,一些节约行为如今听起来甚至显得有些“小气”。

新华网江苏频道南京8月6日电(记者蒋芳刘兆权) 7月29日,74岁的杜春萍老太拿着一张一百万的活期存单来到扬州江都渌洋湖村,交给了村委会负责人。这笔钱是用于结清此前疏浚河道的80万工程款项,余下20万还要继续实施二期工程。

杜春萍并不否认自己“不够大方”。“不省钱钱从哪里来?一个儿子两个女儿,小时候要念书、长大了要结婚买房生孩子,我们家里过去连房子也没有。儿子最开始出去闯做生意的时候,跟我借1万元钱,我想来想去怕他亏掉没借给他,后来还是他自己想办法找的钱。过去是穷怕了,钱就是命啊。”

杜老太的儿子吕文国回忆说,当年自己家有十几亩田,“卖粮食的钱,我母亲都存着,家里难得见鱼肉,菜里也不放香油。大家都说她‘抠’。”